gay's healthy home

  1. 文化历史

李世民驾崩后,长孙无忌如何处置先皇身边的大

李世民驾崩后,长孙无忌如何处置先皇身边的大臣?(图)

李世民故去了,故去了就再也不用过勾心斗角、机关算尽的生活,可以彻底回归安宁,但还没回归大自然的人却是一刻也不得闲,特别是长孙无忌,作为首席托孤大臣,那真是忙得要死。

李世民刚一驾崩,长孙无忌便立刻下令封锁一切消息,秘不发丧,然后他紧急找来了自己的亲信程咬金,将率先护送太子李治入京的重任交付给了这位硕果仅存的老将。

程咬金无愧为久经考验的老将,在他的护卫下,李治被迅速、安全地带回了长安。而李治刚一回到京城就立即用老爹的名义,以令人瞠目结舌的速度宣布了多项人事调令:

太子左庶子于志宁升为侍中,少詹事张行成兼任侍中,检校刑部尚书、右庶子兼吏部侍郎高季辅兼职中书令。此外还有东宫若干旧臣、若干属官都得到了升职加薪,唯独王玄策除外。

这也在所难免。因为当时的很多人都一致认定,正是王玄策领回来的那个番僧炼的那几粒猛药仙丹把先帝送上了天。甚至于许多年后,当唐高宗李治由于同样的遗传病,同样请了个天竺僧人来看时,有大臣便拿出此事来劝阻,由此可见,这一结论已然深入人心。当然,也有人认定当时李世民已然病入膏肓,宫中几个名医见回天无术,一合计便把罪责推到了那罗迩娑婆寐身上,充当替罪羊。但无论事情的真相如何,间接害死皇帝的大黑锅,王玄策都注定一辈子背定了。不幸中的万幸是,朝廷最终没有追究李世民的死因,因为在朝中一号人物长孙无忌眼中,王玄策不过是个小卒,整不整实在无关紧要,真正要紧的事是安排好李治的那帮来奔丧的兄弟。

按照礼法规定,大行皇帝发丧后,在全国各地担任都督、刺史的宗室诸王在得到消息的即日起无一例外都要放下手头上的一切工作,火速赶往京城为先帝守灵戴孝,不得有误(国家防腐技术有限)。但这正是长孙无忌最为担忧的地方。不过,长孙无忌担心的倒不是那些执掌一州大权的藩王,而是一个来自小县城的王爷,濮王。

濮王的封号属于李泰。

事实证明,李世民到底最喜爱的还是李泰这个儿子。虽说当年他将李泰一击绝杀,废了武功,降为郡王,还发配到县城里提前养老。但不过四年的时间李世民就将他再度晋封为亲王,并多次当着满朝文武的面流露出对李泰的思念之情,这无疑让魏王党们重新燃起了希望。现如今先帝刚刚离世,新君根基不稳,倘若李泰一伙趁此时机卷土重来,对李治提出皇位要求,那可不是闹的。

绝不能让李泰进京!这是长孙无忌和褚遂良在商量后达成的共识。

可这真的有可能吗?毕竟儿子给死去的老爹守孝无论在何时何人看来都是天经地义的事情,你总不能不让来送最后一程吧?!

还真能。

长孙无忌以自身的实际行动再次向世界证明了一个真理:一切皆有可能。

很快,本已启程的李泰收到了来自长安的最新通知。看完这则通知的那一刻,李老四差点气得晕过去,因为在这份文件上白纸黑字地写了这么一句话:诸王为都督、刺史者,并听奔丧,濮王泰不在来限。

李泰彻底绝望了,当皇帝自然不用指望,看这个架势今后估计出个县城都难。三年后,濮王李泰在郧乡抑郁而亡,青雀就此飞走了。

李世民驾崩后,长孙无忌如何处置先皇身边的大臣?(图)

不得不承认,长孙无忌实在是个很执着的人,在整完李泰后,他便马不停蹄地奔向了下一个对手。

永徽三年(652年)年末,一场大案震惊了整个京师。之所以能达到这种效果,是由于此案一共牵涉到了两个公主、三个王爷、四个驸马,更有无数高官贵戚因之或人头落地或流放僻壤,据说直到几十年后当跟上流社会的人提及这个案子时,大部分还会手脚不由自主地发抖,浑似癫痫发作。

好了,闲话休提,现在我们就来讲讲这个掀起帝国高层一场腥风血雨的著名大案。

如同历史上许多轰动性案件一样,这个案子的导火索也是一件小事,具体说来是一件家务事,贞观第一能臣房玄龄房家的家务事。

事情的起因是这样的:房玄龄去世后不久,他的次子房遗爱便仗着老婆高阳公主的支持吵着闹着要同老哥房遗直分割遗产,单飞另过。出于维护家庭内部安定团结的目的,身为嫡长子的房遗直拒绝了房遗爱的分家要求,房遗爱夫妇被拒后极为愤怒,为此二人屡次向单位领导上访,反映房遗直的各种问题(专有名词:打小报告),可当时做领导的李世民那是厚黑学圈子里终身教授级别的人物,对这个闺女的这点小心思摸得透透的,因此高阳公主几次软磨硬泡都被他老人家打马虎眼镇了下来(这期间根据《新唐书》等史籍的说法发生了知名的辩机案,高阳公主因爱人被杀同老爹李世民彻底决裂,然而鉴于更原始的《旧唐书》等史料对此只字未提,故其真实性有待商榷,我们这里也就简单说这么一句)。

眼看在李世民那里扳不倒房遗直,房遗爱夫妻只得将分家活动转入地下,直到李治即位这才旧事重提,请求皇帝兄弟为自己做主。谁知,几天之后高阳公主等到的却是一个足以让她当场暴走的结果:皇帝下令将房遗直贬出京城,担任隰州刺史,同时出房遗爱为房州刺史。

对于李治将房家兄弟二人各打五十大板的简单粗暴的处理方式,高阳公主表示难以理解,这也难怪,由于高阳公主全身心投入家庭内部轰轰烈烈的斗争中,她并不知道这两年李治经历了什么,当然更不清楚体验了后宫的老婆们惊心动魄的两年宫斗后,李治的心境是怎样的,于是她很快犯下了一个不可饶恕的错误。

时间依旧是永徽三年(652年),在接近年关的某一天,深宫中的李治接到了群众举报,还是个劲爆的八卦猛料:房遗直长期垂涎于弟妹高阳公主的美色,曾寻机意图不轨。

没等李治合拢下巴,又一个更猛的料来了:房遗爱、高阳公主联合宁州刺史薛万均、卫州刺史柴令武等人意欲谋反,迎立荆王为帝。

这就更不能不管了。李治当即指示由首席辅臣长孙无忌出面牵头彻查此事,务必查个水落石出!

在长孙无忌的密切调查下,事件很快有了结果。

首先是关于房遗直耍流氓事件,经调查组探访取证,此事纯属子虚乌有,实系高阳公主为罢黜房遗直,夺取其爵位而自编自传的诬蔑之词,故而不予立案。至于房遗爱谋反一事,调查组倒是有一些意外的发现。

意外发现一:高阳公主目前同时与三人保持着超越纯洁男女友谊的关系,这三个人包括会占卜的智勖和尚,能见鬼的惠弘大师以及精通医术的道士李晃。而且公主又暗中命掖庭令陈玄运打探宫内的各种消息、动向。

意外发现二:因足疾在京城养病的驸马都尉薛万彻在与连襟房遗爱交流时对朝廷多有怨言,且据知情人士透露,的确有说到过“若国家有变,当奉司徒荆王元景为主。”这样的话。

意外发现三:根据线报,荆王李元景(其女是房遗爱弟弟房遗则的老婆)曾自称做梦梦到自己手持日月把玩。

综合以上线索,调查组认定房遗爱等有极大作案嫌疑,建议传唤相关人等,进行更进一步的调查审讯。

李治批准了。

永徽四年(653年)二月,以长孙无忌为首的专案组公布了房遗爱事件的最终调查结果。经污点证人房遗爱的揭发检举,除已知的高阳公主、薛万彻等人外,另有柴绍次子柴令武、巴陵公主夫妇以及李恪等参与者,且据奏报相关当事人均对谋反事实供认不讳。经过有关部门领导碰头商议,认定房遗爱等人聚众谋反证据确凿,有罪。

其具体量刑建议如下:

主谋,驸马都尉房遗爱、薛万彻、柴令武,处斩;

骨干,荆王李元景(李渊第六子,也是当时李渊在世皇子中最年长的一个)、吴王李恪、高阳公主、巴陵公主,赐自尽。

报告送上去,皇帝陛下发话了:

“荆王是朕的叔父,吴王是朕的兄长,朕打算赦免他们的死罪,可以吗?”

没等长孙组长吭声,他手下的小弟国防部部长(兵部尚书)崔敦礼便出面做出了坚决的回应:

“陛下虽然可以法外施恩,但须知国法乃天下之大法,不可偏废!”

李治沉默了,更重要的是他在内心深处也赞同李元景、李恪是潜在威胁的这一观点。于是房遗爱等人的命运就此注定了。

二月,甲申。李治下诏斩杀房遗爱、薛万彻、柴令武三位驸马,赐死二位王爷和两位公主。

时隔十年,死亡的阴影终究还是降临到了这帮魏王党成员的身上。

很明显,几个牢骚满腹的纨绔子弟、一个爱瞎做梦的藩王外加几个社会闲散人员要说发展个把带有黑社会性质的组织,当个京城一霸还有点可能,要相信他们敢于图谋政变,改天换日,那是真没溜。

所以结论很明确:天一旅行社;他们是被冤枉的。

冤枉他们的罪魁祸首除了早就同房家不共戴天的长孙无忌外,事实上还有一个极为关键性的人物,应该说,如若没有此人的帮助,长孙无忌要做到这种程度是不太可能的。这个长孙无忌的得力助手叫做房遗爱。

自从进入班房以来,房遗爱的表现让长孙无忌十分满意,让咬谁就咬谁,且咬住了就不撒嘴,不把对方拖下水,绝对不甘休,比什么家养小精灵听话多了。像薛万彻、李恪这样大有来头的“同党”就是房遗爱坦白从宽供出来的。

不过,你千万不要以为房遗爱是个呆子加软蛋,其实他聪明得很,他入狱以来的一切行径事实上都是一种有目的、有意识的效仿行为,他仿效的对象正是当年齐王谋反案中的幸运儿纥干承基。十年之前,此君正是凭借着稳准狠的咬人技巧很好地迎合了朝廷高层的意图,因而虽说犯了重罪最后却得以置于死地而后生。所以,前事不忘后事之师,房遗爱努力配合长孙无忌挖坑坑人,目的就是向前辈看齐,争取早日出理论电影网狱,重获新生。

然而他还是犯了一个错误——过高地估计了长孙无忌的政治信用。

长孙无忌不是皇帝,没有说话一言九鼎的顾虑,因此在利用房遗爱嫁祸李恪后,房遗爱便如一张卫生纸般(还是用过的)被丢到一边,咔嚓了事。

值得一提的是,虽说是同一个罪名,同一种命运,但由于大家来自五湖四海,出身经历不尽相同,因而面对必死无疑的宿命他们各自留下了截然不同的生命终章。

首先要说的是与房遗爱同级别(名门之后+公主之夫+魏王党核心成员)的柴令武。他不愧是巾帼英雄平阳公主的孩儿,甚有骨气,在被押送回长安的路上他为了维护自己最后仅有的尊严,不至于受到狱吏的呵斥侮辱,走到华阴就自杀而死。

消息传到长安,长孙无忌气得跳脚,老子说要斩你就斩你,你以为死了就躲过了?天真!

随即吩咐下属相关单位:再斩一遍(仍戮其尸)。

长孙无忌的这一作为只为向外界传达这样的一个信号:他有能力在他需要的时间,以他想要的方式收拾任何必要的人(无论死活)。

李世民驾崩后,长孙无忌如何处置先皇身边的大臣?(图)

接下来轮到薛万彻了。

行刑前,薛万彻效法当年的李靖前辈同样大喊了一声:“我薛万彻乃大大的壮士,留下来为国家效力不更好吗,为何因为一个房遗爱就要杀掉我呢!?”(薛万彻大健儿,留为国家效死力,岂不佳,乃坐房遗爱杀之乎!)

可惜,这年头已经没有李世民,更不存在能够威胁帝国的强敌,所以奇迹没能重现。

吼完了的薛万彻最终也认识到了这一点,于是他解下衣服,扭头看了看持刀的刽子手兄跟着又大喝一声:快快动手!

事实证明,吼人是需要分清场合和对象的。

刽子手兄被薛万彻吼得有些心神不定,一刀下去,居然没有完成任务,又来一刀,还不行。直到第三刀下去,这才执行完毕(不排除有故意的可能)。

当年李世民口中的三大名将之一就此授首街头。

相对于薛万彻的惨烈,吴王李恪的最后时刻更令人为之动容。其实大家都知道李恪是清白的(史载:海内冤之),但为了保证手中的权力,长孙无忌等人无论如何都有必要除去这个心腹大患。对于这一点,聪明的李恪自然心知肚明,所以在他人生的最后关头,他并没有诉说自己的冤情,控诉司法黑幕,因为他清楚,那是无济于事的。所以取而代之的是一个真诚的诅咒:

“长孙无忌窃弄威权,构害良善,宗社有灵,当族灭不久!”

从监刑官口中得知李恪的这一遗言时,长孙无忌笑了。从当时的情形看,长孙无忌确实有如此自信的理由。此时此刻,他已经除掉了面前所有的竞争者,就连不依附自己的同事侍中宇文节、江夏王李道宗、左骁卫大将军驸马都尉执失思力等人也都被他借房遗爱谋反案之机通通流放到了岭南地区。

上有大外甥皇帝倚重,下有众大臣党羽撑场,还有一个掌管机务的褚遂良帮衬,司徒兼检校中书令、知尚书门下二省事的长孙无忌,毫无疑问,已然权倾天下。

但是长孙无忌的巅峰状态只是暂时的,因为所谓的掌控天下之权向来是天下人所向往的,只要这种特权存在一天,人们就会前仆后继地赶来争夺,这次来夺权的,是一个女人。

而令长孙无忌做梦也想不到的是,纵横官场数十年,遍历英雄豪杰的自己最终竟会败于一介妇人之手!

不过长孙无忌倒也不必为此感到羞愧,因为拥有如此水平高度的女子在中国数千年的历史上也就出了这么一个,这一个就是大名鼎鼎的武曌,武则天。

  1. 友情链接